心脏彩超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应用价值分析

医学论文 2021-11-04 09:2977未知xhm
摘    要:目的 探讨分析心脏彩超检查对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CHF)的临床应用价值。方法 选择2017年1月至2019年6月在我院诊治的72例多病因CHF患者为观察组,同时选择72例同一时期在我院体检的健康人群为对照组,对两组患者进行心脏彩超检查,记录并比较两组人员的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等检查结果与阳性率。结果 观察组患者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分别为(35.47±5.21)%、(47.32±5.86)mm和(54.21±7.54)mm;对照组健康人群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分别为(61.52±7.19)%、(24.38±4.37)mm和(38.81±6.92)mm。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左心射血分数明显低于正常人群,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明显大于健康人群,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同时观察组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阳性率依次是97.22%、98.61%、97.22%,高于对照组4.17%、4.17%、2.7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结论 心脏彩超检查能准确反映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心脏的各项指标,对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诊断和治疗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心脏彩超检查特异性差,需要结合患者的临床症状、心电图和其他生化指标最终确诊。
关键词: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 心脏彩超 应用价值

众多调查研究显示[1-3],心脏病的发病率呈现年轻化及逐年上升趋势,其中慢性心力衰竭(chronic heart failure,CHF)是临床较为常见的一种心血管疾病并发症类型,主要因各类疾病的影响造成心肌无法正常收缩,无法为正常代谢提供充足的血液,进而难以满足机体需求[3]。相关研究报道[4],该病是心血管疾病发展较严重的阶段,常好发于中老年人群,且近年来该病患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多病因CHF引发的原因众多,常包含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贫血性心脏病等[5]。有学者表明[6],由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病因导致的慢性心力衰竭故将其称之为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临床诊断较为困难。据报道,目前,多病因CHF存活率和恶性肿瘤疾病存活率相当,换而言之,可见该病对患者身心健康具有较大影响,病死率极高,可达50%以上[7]。故需尽早对多病因CHF展开治疗,提高其预后情况,改善生活质量等。心脏彩超是目前临床唯一一种能直观显示心脏波动、血流及瓣膜病变的仪器,并且具有安全无创、可重复操作等巨大优势,是目前辅助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常用检查,并为疾病后期治疗提供了可靠依据[8-9]。本研究中,笔者将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和健康人群心脏彩超检查的各项指标进行统计分析,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在鞍山市台安县恩良医院(2017年1月至2019年6月)诊治的72例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设为观察组,其中男性39例,女性33例;年龄42~76岁,平均年龄(58.47±5.83)岁;CHF病史1~10年,平均(5.36±1.05)年,心功能分级Ⅱ级、Ⅲ级、Ⅳ级分别为23例、38例和11例;选择72例同一时期在我院体检的健康人群为对照组,其中男性37例,女性35例;年龄39~73岁,平均年龄(57.52±6.17)岁。两组研究对象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P>0.05,具有可比性。
1.1.1 纳入标准
观察对象临床症状、心电图、生化指标等符合慢性心力衰竭诊断标准[10],且同时存在两种及以上基础病因;对照组未有严重身心疾病,临床资料完整;两组对象对本次研究目的了解,且以签订知情同意书;未有精神疾病,能够有效配合检查和治疗。
1.1.2 排除标准
合并具有血液系统疾病、恶性肿瘤疾病者;哺乳期和妊娠期患者;中途退出者。
1.2 方法
患者取左侧卧位于检查台上,彩色多普勒超声探头频率调至2~4 MHz,放在患者心尖四腔的心切面,将探头放置在患者心尖搏动处,仔细观察患者心脏瓣膜结构、心脏搏动和血流情况,测量左右心室外侧壁厚度、房室内径、室间隔壁厚度、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及左心射血分数,所有患者均测定3个心动周期[11]。
1.3 疗效评定
统计比较两组人员的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以及各指标诊断阳性率。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0.0统计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处理,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表示,χ2检验,计量资料用(±s)表示,t检验,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指标结果
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左心射血分数明显低于正常人群,而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明显大于健康人群,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对比两组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指标结果(±s)

2.2 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指标阳性率
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指标阳性率对比,观察组阳性率较高,组间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见表2。
表2 对比两组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指标阳性率[n(%)]

3 讨论

CHF主要指静脉回流充足情况下,优于心脏射血或充盈障碍,排血量无法满足机体代谢需要的一种复杂的临床综合征[12-14]。有文献报道[15-17],CHF患病率逐渐增加,病死率与病残率随之增高。并由最新资料显示,全球范围内CHF人数达1 500万。我国现已达400万人,进而被认为是目前唯一患病率仍然在增加的心血管疾病,并且预后差。故对其防止重要性日益凸显[18-19]。并有关研究表明[20-22],合并具有糖尿病、高血脂和高血压等疾病其患该病发病率更高,较大影响晚期生活质量。患病后CHF患者多表现为体倦乏力、呼吸困难等,尤其在运动后症状会更加明显,同时此类患者会出现腿部或者腹部水肿,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会诱发心律失常、血栓、呼吸道感染、心源性肝硬化等严重并发症,影响患者的生活和工作,严重者可危及患者生命[23-25]。临床对于该病治疗目的不仅是要减轻临床症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还要降低和防止心肌重构速度,降低患者的住院率和病死率。虽然心脏移植和干细胞移植手术对心力衰竭患者具有较高的治愈率,但手术费用高、风险大、术后并发症多,临床难以广泛推广引用。而药物治疗是目前常用的治疗方法,早期诊断和治疗是改善心力衰竭患者症状,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26-28]。
多病因CHF是一种复杂临床综合征侯群,诱发CHF病因至少2种,严重时可达10多余种,导致患者心脏严重受损,出现心力衰竭症状,并因病情复杂,诊断和治疗相对难度较大。李忠祥[29]学者指出,在发生CHF后,左室射血分数降低,舒张期左室血流增加,进而导致左室舒张末期压力升高,另外,二尖瓣血流频谱A峰时限减少,造成肺静脉频谱A峰时限延长,和正常人相较,其Pad-Ad值更高。该些指标单纯从临床表现进行判断较难,而心脏彩超诊断可很好的观察与测定该些数值,从而为临床医师判断疾病和预后治疗等提供有效依据。心脏彩色多普勒超声能直观显示心脏波动、血流及瓣膜病变,是诊断多病因CHF的常用辅助检查方法。并由国外一项研究报道[30],心脏彩色多普勒超声操作简单、安全无创、可重复性强,能清晰的观察心脏搏动和血流情况,判断室壁的整体性和阶段性运动,同时心脏彩超还能清晰的显示瓣膜病变程度,准确测量左右心室外侧壁厚度、房室内径、室间隔壁厚度、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及左心射血分数,为临床医师评估心脏情况提供科学依据。
本研究中,我们通过纳入多病因CHF患者与健康人群进行研究,设定为观察组与对照组,均给予心脏彩超检查,经检查后发现观察组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左心射血分数明显低于正常人群,而左心房内径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明显大于健康人群;同时,观察组左心射血分数、左心房内径、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指标阳性率高于对照组,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并和梁银莉[31]结果相似。其同样纳入健康体检人员和多病因CHF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给予心脏彩超检查,结果显示,多病因CHF患者左心室舒张后期内径(56.58±10.31)mm、左心房内径(55.05±10.24)mm大于对比的健康人员的左心室舒张后期内径(38.53±8.28)mm、左心房内径(38.23±8.31)mm,以及左心室射血分数(35.05±10.21)%小于健康人员(63.51±11.64)%,P<0.05。可见,多病因CHF患者心脏彩超指标与健康体检者差异明显,并体会到心脏彩超检查可以清晰的观察到患者的心脏各瓣膜结构、心脏搏动及血流,准确测量左右心室外侧壁厚度、房室内径、室间隔壁厚度、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及左心射血分数,评估心脏功能,反映心力衰竭程度。
综上所述,通过分析比较我们发现心脏彩超能准确客观的反映心脏衰竭程度,检查安全性高,可作为指导临床用药和监测转归的参考依据,但对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特异性较差,无法对具体病因进行确切诊断,因此不能作为唯一诊断依据,需要临床医师结合患者的临床症状、心电图和其他生化指标最终确诊和治疗。

参考文献
[1]孙华.心脏彩超在诊断慢性心力衰竭时的作用以及左心室诊断多病因心力衰竭的临床应用探讨[J].系统医学,2019,4(8):51-53.
[2]何翠霞.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的临床应用分析[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8,5(84):139.
[3] Riegel B,Hanlon AL,Coe NB,et al.Health coaching to improve self-care of informal caregivers of adults with chronic heart failure-iCare4Me:Study protocol for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Contemp Clin Trials,2019,85:105845.
[4]张莉.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中的临床应用[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9,7(18):76.
[5] Packer M.A Compelling Case for Less Aggressive Arrhythmia Management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art Failure and LongStanding Atrial Fibrillation[J].J Card Fail,2020,26(1):85-92.
[6]孙兆行.心脏彩超在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诊断中的价值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21):157,159.
[7] Osca J,Alonso P,Cano O,et al.The use of multisite left ventricular pacing via quadripolar lead improves acute haemodynamics and mechanical dyssynchrony assessed by radial strain speckle traching:intitial results[J].Europace,2016,18(4):560-567.
[8]张丽.心脏彩超在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诊断中的应用分析[J].中外医疗,2019,38(3):175-177.
[9] Amy W,Germaine F.The Therapist's Role in the Med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Management of Heart Failure[J].Topics in Geriatric Rehabilitation,2019,35(1):2-14.
[10]孙海龙.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引起慢性心力衰竭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医药指南,2019,17(10):182-183.
[11]蔡琪.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中的临床应用[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9,12(22):125-126.
[12]胡萍.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的准确性及临床应用价值[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21,5(12):144-145.
[13]王成伟.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的临床应用分析[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20,8(13):91.
[14]高红.心脏彩超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应用效果分析[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20,4(6):158-159.
[15] Hamazaki N,Masuda T,Kamiya K,et al.Respiratory muscle weakness increases dead-space ventilation ratio aggravating ventilationperfusion mismatch during exercis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art failure[J].Respirology,2019,24(2):154-161.
[16]兰钦,姚晓渝.心脏彩超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应用效果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连续型电子期刊),2020,20(81):257-258.
[17]杨宇.心脏彩超应用于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诊断中的可行性[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20,4(3):67-68.
[18]戴云,林秀玉,杨斌.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的临床应用价值研究[J].中外医疗,2020,39(31):187-189.
[19]赵伟.心脏彩超在慢性心力衰竭临床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河南医学研究,2020,29(10):1866-1867.
[20]李春星,孟小敏.慢性心力衰竭患者诊断中应用心脏彩超诊断的价值分析[J].东方药膳,2021(2):33.
[21]李孟书,王薇,马晓非,等.心脏彩超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价值研究[J].继续医学教育,2021,35(1):145-146.
[22]王彦来.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的临床应用效果评价[J].中国保健营养,2020,30(4):101-102.
[23]王兴凤.心脏彩超诊断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应用[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21,38(2):240-241.
[24]魏茜.心脏彩超诊断冠心病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可行性[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20,26(7):57,170.
[25]李志勇.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诊断中行心脏彩超检查的意义探究[J].养生保健指南,2020(39):245-246.
[26]莫娇凤.心脏彩超在基层医院筛查及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中的临床应用[J].中国保健营养,2021,31(19):74.
[27]朱曦.分析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患者的临床效果[J].养生保健指南,2020(18):28.
[28]陈亚琼,李云峰,刘军杰,等.心脏彩超诊断冠心病慢性心力衰竭及评价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观察[J].饮食保健,2021(32):264-265.
[29]李忠祥.心脏彩超在诊断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时的临床应用分析[J].中国社区医师,2019,35(7):130,132.
[30] Van den Berg VJ,Strachinaru M,Alkerhuis M,et al.Repeated Echocardiograms Do Not Provide Incremental Prognostic Value to Single Echocardiographic Assessment in Minimally Symptomatic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art Failure:Results of the Bio-SHiFT Study[J].J Am Soc Echocardiography,2019,32(8):1000-1009.
[31]梁银莉.多病因慢性心力衰竭患者应用心脏彩超对LVDD、LVEF的价值研究[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9,3(24):177-178.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SD-WAN mpls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