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对白内障术后恶性青光眼的疗效观察

精选论文 2022-01-07 11:23197未知xhm
摘    要:目的 本次试验将采用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对白内障手术后恶性青光眼患者实施临床治疗观察,分析治疗的有效率和安全性。方法 本次试验选取前来本院就诊的患者为研究对象,时间为2020年1月至2021年7月,均诊断为白内障手术后恶性青光眼,在自愿参与试验调查的基础上选取了54例患者作为调研对象,其均采用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开展治疗,观察患者的眼压、前房深度以及视网膜和矫正视力等相关指标结果。结果 从手术后3个月的情况上看,患者在矫正视力、眼压以及前房深度上分别为(0.58±0.12)、(15.32±2.36)mm Hg和(3.26±0.57)mm,与手术前数据相比差异显著(P <0.05)。与此同时,对患者进行并发症情况的观察,其中有患者出现睫状体脱离的问题,一共出现了5例,发生率为9.26%,并在治疗后消失。最后,在治疗满意度的调查上,患者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即评分为(91.6±3.7)分。结论 采用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对白内障手术后恶性青光眼患者实施临床治疗效果显著,能对眼压、前房深度以及视网膜和矫正视力指标进行改善,有利于促进前房形成,房水的流出,可以推广应用。
关键词:前部玻璃体切割 房角分离术 白内障术 恶性青光眼 疗效观察

恶性青光眼多发生于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的手术治疗之后,也有发生在白内障手术后的。在治疗措施上需要实施降眼压的方案,会采用醋甲唑胺片、噻吗洛尔滴眼液实施协助[1]。随着激光技术的进步,部分患者在切开后囊,以及玻璃体前界膜,能够实现较好的治疗目的。但是也有部分患者在改善之后依然出现激光通道的堵塞,因此要区别对待。本次试验选取了2018年1月至2019年7月前来本院就诊的患者,其均诊断为白内障手术后恶性青光眼,在自愿参与试验调查的基础上选取了54例患者作为调研对象,通过分析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的成效,进一步对患者的病情改善提供帮助和可执行的方案。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次试验选取前来本院就诊的患者为研究对象,时间为2020年1月至2021年7月,其均诊断为白内障手术后恶性青光眼,在自愿参与试验调查的基础上选取了54例患者作为调研对象。其中,男性女性患者比例为33∶21,患者年龄在44~72岁,平均年龄为(59.6±3.5)岁。从患病眼情况上看,一共54只眼,其中按照Spaeth对浅前房进行了分级,属于1级的有26只眼,属于2级的有18只眼,属于3级的有10只眼。与此同时,眼压为34~55mm Hg,平均眼压为(40.30±5.70)mm Hg。从患者的病情情况上看,多数患者有不同程度的雾状水肿,且有手术史,在患眼眼轴长度为(21.36±1.35)mm,侧眼前房深度则为(2.41±0.26)mm。所有患者在试试白内障摘除术结合人工晶体植入后发生病变,在年龄、性别、病程等一般资料上无明显差异,具有可比性(P>0.05)。患者对本次试验表示知情。
1.2 治疗方法
所有患者均采用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开展治疗。在入院后给予20%甘露醇注射液、醋甲唑胺口服、噻吗洛尔等基础治疗措施,病在结膜下注射地塞米松和妥布霉素地塞米松眼药水实施抗感染治疗。在眼压得到控制后开展玻璃体前界膜切开。患者在恶性青光眼发生一周内实施治疗,手术由同一医师进行操作。在距离角膜缘3.5 mm的睫状体扁平部位进行巩膜切口,实施前段玻璃体切开[2]。此时注意消除角膜水肿。在眼压为正常范围的时候,通过白内障手术主切口向前房注入黏弹剂钝性分离房角,形成前房并分离虹膜后粘连。随后,可以采用玻璃体切割在角膜边缘切口处实施灌注,与此同时灌注径流后囊切口[3]。在手术中也需要切除晶体后的周围玻璃体,这可以防止前房深浅不一的问题,以及房角粘连。最后,则关注角膜切口处是否有渗漏,对并发症问题加强治疗。
1.3 评价标准
本次试验需要进行治疗效果的分析,在随访的期间了解患者的视力状况、眼压掌控,以及患者的前房神盾,视网膜变化,从而确保手术开展的有效性。最后,则对患者的治疗满意度进行调查,通过系统评分的方式给予治疗上的相关建议,加强手术优化。
1.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计数资料分别采用(±s)、[n(%)]表示,组间比较分别行t、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患者眼部基础指标情况
5 4例患者在术后3个月矫正视力、眼压以及前房深度上分别为(0.58±0.12)、(15.32±2.36)mm Hg和(3.26±0.57)mm,与手术前数据相比差异显著,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患者手术前后的眼部基础指标对比分析(±s)

2.2 并发症及满意度评分
54例患者一共出现了5例并发症(均为睫状体脱离),发生率为9.26%。给予地塞米松针5 mg球旁注射+20%甘露醇注射液250 m L静脉滴注,每日1次,在治疗一段时间后并发症消失。与此同时,对治疗满意度进行调查,评分为(91.60±3.70)分,即患者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3 讨论

白内障切除术联合人工晶体植入术,能改善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患者实施治疗,该疾病患者在临床特征上涉及到眼压增高,前房浅,以及在青光眼手术治疗后无效,采用睫状肌麻痹剂可以实施暂时性的缓解。在白内障手术后,由于睫状体受到了影响,因此会导致水肿或者睫状肌肉收缩而引发的睫状环缩小[4],这个时候则会导致玻璃体内腔的压力增高,房水外流受到了阻碍。
在治疗过程中首先给予了降压眼的方案,改善角膜水肿问题。其次,采用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开展具体治疗。在手术后,患者的前房深度也有加深较浅的问题,我们认为主要与下列因素相关。其一,则为玻璃体的重新阻塞,压力差并未得到接触。其二,玻璃体前界膜变厚,不容易在激光打孔下完成击穿。其三,则为人工晶体、后囊膜阻碍的房水流经,导致向前移动[5]。
有学者[6]提出,在相关试验中,出现了虹膜粘连和后粘连问题,因此需要采用钝性分离房角技术实施房水流出通路的建立。在防止人工晶体脱位的过程中可以进行如下的处理。首先,解决前房粘连问题,防止在打开后囊的过程中黏弹剂对人工晶体造成的挤压。其次,在后囊正中切开3~4 mm,如果切口过大则会导致人工晶体后囊落入到玻璃体腔内。这对于防止虹膜前粘连具有重要意义,要尽可能的消除人工晶体后周边玻璃体,防止对眼前节的挤压。此外,在手术后的并发症中,睫状体脱离也较为常见,需要实施控制改善。从原因上看,这是由于工模和葡萄膜松离所引起的,其本身有脉络膜脱离的表现,属于潜在威胁因素[7]。当患者的前部玻璃体切开之后,房角分离后,眼压急速下降,血管内的液体会渗出在脉络膜上腔,从而形成了睫状体。这个时候可以采用糖皮质激素实施控制,降低炎性反应,预防不良事件的发生。
通过本次手术试验,认为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能具有良好的治疗成效,有利于控制眼压,患者对此也表示较好的满意度,对于这一疾病的治疗可以进一步实施优化,对现有问题加强专业内部讨论,从而提升手术治疗的成功率。而恶性青光眼的发生本身具有复杂性,在治疗上十分的棘手,在药物治疗无效的情况下需要更改治疗方案,做好与患者之间的沟通,提升临床治疗依从性和成效。
综上所述,采用前部玻璃体切割联合房角分离术对白内障手术后恶性青光眼患者实施临床治疗效果显著,能对眼压、前房深度以及视网膜和矫正视力指标进行改善,有利于促进前房形成,房水的流出,可以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李梅,谢驰,于燕,方严.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合并白内障行超声乳化人工晶状体植入联合房角分离术的临床观察[J].临床眼科杂志,2018,26(1):39-43.
[2]杨建刚,宋金鑫,龚玉静,等.白内障超声乳化术联合房角分离术治疗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临床观察[J].陕西医学杂志,2016,45(3):321-322.
[3]冯希敏,祁颖,张凤妍,等.超声乳化人工晶状体植入联合房角分离术治疗急性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合并年龄相关性白内障患者的疗效分析[J].眼科新进展,2016,36(8):767-769.
[4]朱思泉,王宁利,张红言,等.白内障超声乳化摘除联合房角粘连分离术治疗青光眼合并白内障的临床研究[J].首都医科大学学报,2005(3):263-265.
[5] Matlach J,Slobodda J,Grehn F,et al.Pars plana vitrectomy for malig nantglaucoma i n nonglaucomatous and i n f iltered glaucomatous eyes[J].Clin Ophthalmol,2012,6:1959-1966.
[6]郑岩,汪朝阳,祝肇荣.白内障超声乳化联合房角粘连分离术治疗急性闭角型青光眼[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10,30(11):1364-1367.
[7] Park SW,Ahn JK,Heo H.Spontaneous malignant glaucoma in a longstanding hypotonous eye[J].Ophthalmic Surg Lasers Imaging,2012,43(11):110-111.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