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绘画的结构对情绪的影响

精选论文 2021-04-06 08:1162未知xhm
摘    要:目的 探讨曼陀罗绘画的结构对情绪的影响。方法 随机选取30例大学生进行Experiment Builder编程的眼动实验,记录行为和眼动数据,分别在三种情绪下,对不同结构曼陀罗图片的注视时间百分比数据、被试的愉悦性以及强度评分进行方差分析。实验前调整了曼陀罗图片结构,并采集复杂度、熟悉度和兴趣度的评分。结果 曼陀罗的结构对情绪有影响;被试对完整对称的曼陀罗图形兴趣更高;在完整和对称的基础上,中心不熟悉的图形更易提高被试的愉悦水平。结论 曼陀罗的结构对情绪有影响。
关键词:曼陀罗绘画 结构 情绪调节

曼陀罗(mandala)是指具有神圣意味,结构严整并且以方圆相结合的图形[1]。传统东方文化中,曼陀罗是佛教的产物。坛城是曼陀罗图形典型的显现,曼陀罗坛城中最具意义的沙曼陀罗在完成绘制后,经过观想、诵经后便被毁掉。一个沙曼陀罗的过程,表达了佛教“虚幻无常”的意义[2]。空间结构化是曼陀罗象征中最主要的特点之一,曼陀罗的空间被认为是意识与实相结合的地方,它代表了启蒙的状态。不同维度的佛在空间中共存,排列得和谐有序。这种视觉结构让曼陀罗扮演了互动媒介的角色[3]。西方文明中,曼陀罗绘画由心理分析学派的创始人荣格发明、推广而众所周知,是目前主要的艺术表达治疗形式之一。曼陀罗绘画同样是使用不同颜色的材料和多种可变的绘画方式绘制,但与沙曼陀罗不同的是,曼陀罗绘画并不要求在作品完成后毁灭,而是让画者体会作品;还可以通过多次的绘画来观察体验个人内心的变化。荣格认为,通过绘制曼陀罗能够激发个体内在的自性动力,增强自我力量,从而应对生活中的大小事件。
目前,国内外已有很多对曼陀罗绘画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曼陀罗的理论和应用方面。国外,Hyejin等[4]的研究结果表明曼陀罗疗法对精神科住院患者主观幸福感、弹性和希望有积极影响。Sau-Lai L[5]实验研究验证了曼陀罗涂色减少焦虑的3种潜在机制(中心、分散注意、结构)的有效性,发现所有干预任务中被试的焦虑都显著减少,而实验数据只证明了中心机制的作用,未能证明分散注意和结构机制的作用。Kersten A等[6]的研究结果表明曼陀罗绘画疗法技术中的情绪状态和色彩使用不存在统计学差异,曼陀罗绘画中色彩的使用更可能与色彩偏好与色彩相关记忆有关。在国内,陈灿锐等[7]重点阐述了曼陀罗绘画心理治疗的理论、应用及研究进展。理论上,曼陀罗绘画技术以荣格心理分析理论为基础,形成了关于曼陀罗绘画的意象理论、颜色理论、功能理论和阶段理论;在临床心理治疗应用上,分析及解读患者的曼陀罗作品有助于评估与提高患者的自我—自性功能。童欣[8]基于荣格的自性化学说,从对立与整合的角度以及理论和实践等方面探讨曼陀罗绘画过程在个体心理调适中的作用。在应用方面,医疗上研究人员将其应用于对自闭症儿童[9]、精神分裂症患者[10]的治疗上,教育上提升学生专注力[11],司法上用于改善罪犯的焦虑抑郁情绪[12]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效果。曼陀罗绘画应用的有效性已经有实证研究,但其作用机制的探索很少。在结构式曼陀罗中,分析主要是从色彩和主题分析,而曼陀罗绘画有多种模板,曼陀罗在不同的主题中有类似的情绪调节效果是否与模板的结构有关值得探讨,这对于心理健康治疗、服务和教学中挑选合适的模板有指导作用。本研究从结构式曼陀罗绘画的模板出发,探讨其结构对情绪的影响。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随机选取30例在校大学生,男、女各15例。被试视力或矫正视力正常,均为右利手,无精神病或精神病症史。实验前对被试进行眼动校准,校准不成功的不予进行实验;实验前被试都签署知情同意书,实验结束后给予一定金额报酬。
1.2 方法
1.2.1 实验材料:
①曼陀罗图片的挑选方法。挑选常用的结构曼陀罗模板6张,在这6张模板上按照完整、残缺、遮盖、中间替换进行结构调整(完整组即未经调整的曼陀罗模板;残缺组擦除了曼陀罗的部分线条和图案;遮盖组移动了曼陀罗的中心部分图案,遮盖中心外的部位;中间替换组使用其他规则几何图形替换了中心的图案)。该实验招募了30例被试(男16例,女14例),分别对完整和调整过的曼陀罗图片的复杂度、熟悉度和兴趣度进行评分(见表1)。对数据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每个模板及以该模板调整结构的曼陀罗图片组在3个维度上组间都达到显著差异,故使用组内平均值上下一个标准差的范围在该组筛选曼陀罗图片。最后筛选出分别在3个维度上都符合范围条件的曼陀罗图片共36张,完整组、中间替换组各6张,残缺组、遮盖组各12张。②伴随情绪的诱发方法。从中国人情绪面孔图片系统中选取诱发伴随情绪的图片[13]。本实验根据情绪效价筛选出高、中、低效价情绪面孔图片共108张,其中积极情绪面孔(positive face,PF)、消极情绪面孔(negative face,NF)和中性情绪面孔(neutral face,MF)图片各36张。经过单因素方差分析,面孔情绪图片效价差异极显著(P<0.001);唤醒度没有显著差异(P>0.05)。③仪器和设备。实验采用加拿大SR Research公司开发的眼动仪EyeLink1000 plus,采样速率最高可达2000 Hz,精度为0.25~0.5度,瞳孔尺寸分辨率为直径的0.2%。实验电脑分为主机和客机两台,被试看客机的显示器呈现的实验材料。实验过程中眼动仪保持不变,被试的头部也固定保持不变,被试与屏幕之间的间隔约为50 cm,主试使用主机控制和观察进程。被试眼睛的注视和运动情况通过客机显示器处的红外摄像头输入计算机,本次实验记录被试单眼的数据。实验程序用Experiment Builder设计而成。
表1 三维度下四组的均值和标准差
复杂度 熟悉度 兴趣度
完整组 5.20(0.63) 7.17(0.39) 5.18(0.32)
残缺组 5.48(0.47) 6.40(0.33) 4.30(0.31)
遮盖组 5.52(0.52) 6.32(0.38) 4.36(0.30)
中间替换组 5.52(0.53) 6.29(0.30) 4.89(0.69)
1.2.2 实验设计:
本实验采用3(情绪诱发:积极情绪、中性情绪、消极情绪)×4(结构类型:完整、残缺、遮盖、中间替换)被试内实验设计,因变量为被试在区域内的注视时间与总体注视时间之间的百分比和被试的情绪强度、愉悦度评分。
1.2.3 实验程序:
实验环境为一间安静舒适的眼动仪实验室。开始前主试对被试进行眼动仪校准设置,被试通过校准后方可进行实验,否则不录用。主试讲解实验流程和实验指导语后,被试进入练习,确认被试理解实验任务和具体操作要求后进入正式实验。实验分为3个组(积极情绪组、消极情绪组和中性情绪组),每个被试都需要进行三组实验,组别顺序随机。
单个试次的呈现次序为:首先在屏幕中间呈现一个红色的“+”,呈现时间为500 ms,“+”的作用在于提醒被试集中注意力;接着会出现伴随情绪诱发图片,呈现时间为3000 ms;随后出现500 ms的刺激间隔;再出现曼陀罗图片,呈现时间为3000 ms;最后呈现自我情绪评定量表(self-assessment manikin,SAM)评分系统,被试需要对自己的情绪进行愉悦性以及情绪强度进行评估,分值为1~9分,强度1分为强烈,9分为不强烈;愉悦性1分为愉悦,9分为不愉悦。评分不设时长,被试评分完将会呈现500 ms的空屏刺激,然后跳转到下一个试次,直到三组实验呈现完毕。图1为积极情绪组实验程序流程图。

图1 一个试次的实验流程(积极情绪组)
1.3 统计学方法
将被试对曼陀罗中间部分的注视时长转换成百分比,产生“中间兴趣区百分比”这一变量,即统一划分兴趣区域,选中每张曼陀罗图片的中心部分,得到兴趣区数据。百分比为一张图片中,兴趣区注视持续时间的总和除以总注视停留时间。同理,选中每张曼陀罗结构改变的部分,得到兴趣区数据,产生“改变兴趣区百分比”这一变量。使用SPSS 22.0数据分析工具,分别在3种情绪下,对每组的两种百分比数据、被试的愉悦性评分以及强度评分进行方差分析。

2 结果

2.1 行为数据
2.1.1 结构调整对曼陀罗图片复杂度、熟悉度和兴趣度的影响:
对曼陀罗结构类型(完整、残缺、遮盖、中间替换)的3个性质(复杂度、熟悉度、兴趣度)评分的数值分别进行单因素t检验,得到具体组间差异性,见表2。
表2 完整组与结构调整后曼陀罗图片性质的显著性水平 
复杂度P 熟悉度P 兴趣度P
完整与残缺 0.930 0.020 0.000
完整与遮盖 0.890 0.010 0.000
完整与中间替换 0.930 0.010 0.940
在复杂度下,完整组与结构调整组均无显著差异,说明修改过后的曼陀罗图片复杂度并没有增加;在熟悉度下,完整组与残缺、遮盖和中间替换组的差异均显著,即被试对改动过的不规则的图片熟悉度减小(评分均值:完整=7.17,残缺=6.40,遮盖=6.32,中间替换=6.29);在兴趣度下,完整组与残缺、遮盖组的差异显著,即被试对改动过的残缺、遮盖组的图片兴趣度减小(评分均值:完整=5.18,残缺=4.30,遮盖=4.36),完整组与中间替换组的差异不显著,说明中间替换组对被试的兴趣度没有显著改变。
2.1.2 曼陀罗图片结构对情绪评分的影响:
①曼陀罗图片结构对愉悦度评分的影响。对4(曼陀罗结构类型:完整、残缺、遮盖、中间替换)×3(情绪类型:积极、中性、消极)愉悦度评分的数值进行两因素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见表3。
表3 曼陀罗图片结构对愉悦度主效应检验的影响方差分析
变异源 type III sum of squares df mean square F P
情绪分类 178.911 2 89.456 61.873 0.000
结构 8.573 3 2.858 1.977 0.117
情绪分类与结构 10.918 6 1.820 1.259 0.276
情绪分类与结构的交互作用不显著。情绪分类的主效应显著(F=61.873,P<0.001),说明情绪对愉悦度评分是有影响的。简单效应分析表明,积极情绪、消极情绪和中性情绪之间两两差异显著。愉悦度评分消极情绪(m=6.24)大于中性情绪(m=5.63)大于积极情绪(m=4.54),P<0.001。结构的主效应不显著,简单效应分析表明,完整组(m=5.65)比中间替换组(m=5.26)的愉悦性评分高,P<0.05。
曼陀罗图片结构对强度评分的影响。对4(曼陀罗结构类型:完整、残缺、遮盖、中间替换)×3(情绪类型:积极、中性、消极)强度评分的数值进行两因素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见表4。
表4 曼陀罗图片结构对强度评分主效应检验的影响方差分析
变异源 type III sum of squares df mean square F P
情绪分类 11.595 2 5.798 2.369 0.095
结构 3.540 3 1.180 0.482 0.695
情绪分类与结构 2.121 6 0.354 0.144 0.990
情绪分类与结构的交互作用不显著,结构的主效应不显著。情绪分类的主效应有数据趋势(P=0.095),说明情绪在一定程度上对强度评分有影响。简单效应分析表明,消极情绪强度评分(m=4.78)小于中性情绪(m=5.21),P<0.05。
2.2 眼动数据
曼陀罗图片的结构对眼动兴趣区的影响。曼陀罗图片结构对中间兴趣区的影响。对曼陀罗结构类型(完整、残缺、遮盖、中间替换)的中间眼动兴趣区注视时间的百分比进行单因素t检验,得到具体组间差异性,见表5。
表5 曼陀罗图片结构对中间兴趣区主效应检验的影响方差分析
变异源 type III sum of squares df mean square F P
情绪分类 0.081 2 0.041 1.632 0.197
结构 0.976 3 0.325 13.083 0.000
情绪分类与结构 0.023 6 0.004 0.155 0.988
情绪分类与结构的交互作用不显著,情绪分类的主效应不显著。结构的主效应显著(F=13.083,P<0.001),说明结构对中间兴趣区的注视时间是有影响的。简单效应分析表明遮盖组的中间兴趣区的注视时间远小于完整组、残缺组和中间替换组(P<0.01),残缺组的注视时间小于中间替换组的注视时间(P<0.01)。
曼陀罗图片结构对改动兴趣区的影响。对曼陀罗结构改变类型(残缺、遮盖、中间替换)的改动兴趣区注视时间的百分比占除中间兴趣区的注视时间的百分比进行计算,占比=改变兴趣区百分比/(1-中间兴趣区百分比),得到如下结果(由于中间替换组为将中心部分的图案用其他规则几何体进行替换,改变兴趣区与原本来结果类似,故不在此呈现),见表6。
表6 改变兴趣区的注视时间百分比的占比情况
积极 中性 消极
残缺 0.44 0.42 0.42
遮盖 0.63 0.59 0.64

3 讨论

3.1 曼陀罗结构对复杂度、熟悉度和兴趣度的影响
本实验中对改变结构的曼陀罗图片的复杂度、熟悉度和兴趣度分别进行了评分,发现完整的模板图片与其余三组图片的复杂度均不显著,说明图片包含的信息量没有显著差异,结构调整并没有增加被试的处理资源;在熟悉度上,由于所有结构改变的图片都是以完整组为模板增加、减少或改变部分图案而来的,由于新异刺激的变化往往会引起我们不由自主的注意,这种非随意注意有助于个体及时应对外界潜在的危险信息[14],所以造成了完整组与结构改变组在熟悉度上的显著差异;在兴趣度上,被试对完整组的兴趣度是最大的,残缺组和遮盖组均显著小于完整组,这可能是因为对称事物给人们视觉和心理上带来一种和谐的美感[15],因此人们更偏爱对称事物,而中间替换组由于在视觉上依旧对称,故与结构完整组无显著差异。未来研究可以进一步探讨对称性残缺和遮盖对兴趣度的具体影响。
3.2 曼陀罗结构对眼动兴趣区的影响
遮盖组的中间兴趣区的注视时间远小于完整组、残缺组和中间替换组,在改变兴趣区后,遮盖组的注视时间占所剩时间均超过50%,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证明除去注视中心区域外,遮盖组大部分时间都在注视遮盖部位。可能的解释一是由于被试对遮盖组的熟悉度减小,那么遮盖部分就相当于非随意注意,新异刺激引起了被试的注意,并投入时间进行加工;二是在遮盖组,曼陀罗的其他部位会自动被识别为结构完整且对称的知觉背景,遮盖部分成为被知觉的对象,引起了显著的差异[16]。
对于残缺组来说,改变兴趣区的注视时间虽然没有超过50%,但是也都超过了40%,可以表明被试观察到了结构的变化。但为什么残缺组没有引起与遮盖组相似的显著差异,可能是由于人脑在加工视觉刺激时,不仅有自下而上的加工,还有自上而下的加工,这种自上而下的加工帮助我们将知觉到的视觉信息与头脑中已有的物体轮廓相匹配,并自动补全残缺的部分进行特征绑定识别[17],因而对知觉的加工阻碍较小。由于本实验中残缺部位所占比例不足15%,可能不足以影响整体加工,未来研究可以适当扩大残缺部分的比例,来探讨曼陀罗的完整性对情绪的影响。
3.3 曼陀罗结构对情绪愉悦度和强度的影响
本研究在使用不同效价的情绪图片诱发被试的伴随情绪后,给予被试观看不同结构的曼陀罗图片,并在随后对被试的情绪状态进行评分。本研究表明观看曼陀罗图片对情绪是有影响的,情绪唤醒度的评分为在观看曼陀罗图片之后,被试对自己的情绪状态的愉悦度评分:消极情绪(m=6.24)大于中性情绪(m=5.63)大于积极情绪(m=4.54),P<0.001,由于SAM评分1为愉悦,9分为不愉悦,所以将情绪评分转换过来(下文中的强度评分也进行同样的转换),进一步将其与情绪图片的原始效价进行配对t检验,结果表明积极情绪组被试评分低于原始效价,中性和消极情绪组被试评分均高于原始效价,三组均达到显著性水平。对于中性和消极情绪来说,观看曼陀罗图片后,情绪的愉悦度水平提高,这与前人研究曼陀罗绘画疗法对情绪的缓和作用结果一致[18],证明了即使观看曼陀罗图片也会对情绪的提升有作用。为什么积极情绪没有与中性、消极情绪产生类似的效果,反而愉悦度水平下降,可能是由于愉快情绪在诱发后会迅速衰退,而悲伤情绪在诱发后2 min内会保持一个比较强烈的状态,随后快速衰退[19]。因而曼陀罗绘画对于调整消极情绪有更好的作用,对于积极情绪来说,能够让使用者将注意力转移到内部,进行更多思考。
完整组比中间替换组的评分高,中间替换组的愉悦度水平高于完整组愉悦度水平。在荣格的理论中,曼陀罗的中心位置其实代表了自性,所有的绘画过程均围绕着中心导向,通向这个中心的过程就是通向自性化的过程,自性具有整合性、秩序性、中心与完整性、神圣与超越性,象征着比自我人格优秀的人物或个人部落与民族的动物图腾,因此中心图案的不熟悉性更容易引起这一过程[20],注视时间越久,愉悦性越高。关于其他结构没有引起显著差异,可能是由于注意力转移引起的对情绪的关注降低,也可能是因为本实验所改变的结构比例较小,不足以引起更大的情绪反应,未来研究可在此基础上进行推进。在情绪强度水平上,消极情绪的强度水平高于中性情绪,这与前文所述消极情绪的维持状态比较久一致。
综上所述,曼陀罗的结构对情绪有影响。具体表现为:①曼陀罗结构的完整性和对称性影响了被试的兴趣度,被试对完整对称的曼陀罗图形兴趣更高;②在完整和对称的基础上,中心不熟悉的图形更容易提高被试的愉悦度水平。

参考文献
[1]夏德琴,曹继军.曼陀罗绘画心理疗法在小学课堂中的应用[J].江苏教育,2019,67(72):48-50.
[2]陈琳.藏密曼陀罗艺术的审美特征及其现代化发展[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2.
[3]Huh A,Jung.Mandala as telematic design[J].Technoetic Arts,2010,8(1):19-30.
[4]Hyejin,Kim,Sunman,et al.Effects of Mandala Art Therapy on Subjective Well-being,Resilience,and Hope in Psychiatric Inpatients[J].Archives of Psychiatric Nursing,2018,32(2):167-173.
[5]Sau-Lai L.Why Color Mandalas?A Study of Anxiety-Reducing Mechanisms[J].Art Therapy,2018,35(1):35-41.
[6]Kersten A,Renee V D V.The Impact of Anxious and Calm Emotional States on Color Usage in Pre-drawn Mandalas[J].Art Therapy,2010,27(4):184-189.
[7]陈灿锐,高艳红,郑琛.曼陀罗绘画心理治疗的理论及应用[J].医学与哲学,2013,34(19):19-23.
[8]童欣.曼陀罗绘画对心理调适的作用解析——基于荣格的自性化学说[J].艺术教育,2017,39(Z7):91-92.
[9]禄晓平,陈青萍,明兰.曼陀罗绘画疗法对自闭症儿童康复效能评价[J].中国学校卫生,2017,38(8):1179-1182.
[10]白萍,王清芬,冯合星,等.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曼陀罗绘画治疗康复效果研究[J].内蒙古医学杂志,2019,51(1):126-127.
[11]杨慧勤.曼陀罗绘画在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中的应用[J].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6,16(21):16-17+20.
[12]冯运英,曾伟,杨丽.曼陀罗绘画团辅改善在押罪犯情绪的实证研究[J].法制与社会,2020,29(9):216-217.
[13]蒋军,陈雪飞,陈安涛.情绪诱导方法及其新进展[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36(1):209-214.
[14]李毕琴.非随意注意中偏差干扰现象的实质:对提示信息观的完善与发展[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13.
[15]刘小俊.左右结构对称汉字的认知神经加工机制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4.
[16]李强,侯艳红,苗丹民,等.不同情绪模式图片眼动特征研究[J].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6,15(12):1121-1122.
[17]张砚雨.视觉特征绑定的神经机制[J].生理学报,2019,71(1):33-44.
[18]刘霞,陆金雯.曼陀罗绘画疗法对脑卒中后抑郁状态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护理(中英文),2018,4(5):116-118.
[19]代琨琦.情绪反应的持续时间研究[D].信阳:信阳师范学院,2013.
[20]陈灿锐,申荷永.荣格与后荣格学派自性观[J].心理学探新,2011,31(5):391-396.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