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死亡教育影响因素及干预的研究进展

护理论文 2021-02-09 16:46189未知xhm
摘    要:本文对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的研究现状、影响因素及干预措施进行了综述,从开展死亡教育计划、家属支持计划、医患互动平台及开展死亡教育课程培训等方面总结了干预措施,以期为促进癌症患者死亡教育发展提供借鉴。
关键词:肿瘤 死亡教育 综述

近年来,癌症对我国人群健康的威胁日益增加[1]。调查发现,随着疾病的进展存在严重的心理困扰的癌症患者有50%左右[2]。癌症患者自杀案件频发的主要原因与患者心理苦痛无法得不到缓解显著相关。因此对癌症患者开展死亡教育,使其能够向死而生,缓解心理压力,有利于其找到生命的真正价值,提高生存质量。国外的死亡教育已经发展成完整而系统的教育体系,我国的死亡教育目前处于初期探索阶段,癌症患者的死亡教育研究近年来也不断增加。因此本文对癌症患者的死亡教育发展现状、影响因素及干预措施进行综述,以期为临床工作中促进癌症患者死亡教育发展提供参考。

1 死亡教育的定义

死亡教育(或称死亡学教育)旨在引导和帮助人们科学地、艺术地认识死亡、对待死亡,以及利用死亡学知识服务于医疗实践和社会的教育[3]。开展死亡教育作为深切的关怀系统,并非告诉人们如何去“死”,而是对患者进行深入的关怀,使之更好地活着。尤其是对于癌症患者来说,死亡教育可以帮助其对死亡产生正确的认知,帮助其建立恰当的死亡观,减少对死亡的恐惧,向死而生,树立珍惜生命的意识,努力去追求生命的价值,提高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4]。

2 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现状

2.1 国外发展现状
国内外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的发展现状存在较大差异。在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死亡教育是一门独立的学科,有系统的课程体系,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实践研究都已十分成熟。英国医务委员会将死亡教育培训纳入医学生的培养标准化内容,使医务人员能够对临终患者和家属进行照护管理[5]。全社会的积极参与、社会团体的高度响应是日本死亡教育活动的特点[6]。韩国系统化的死亡教育课程和教学内容体系构建较完善,能通过各种方式对癌症患者开展健康教育指导,如集体讨论与分享、观看视频、情感倾诉等,另外还证实了合理设计的死亡教育计划能够有效增加癌症患者希望和精神健康[7]。
2.2 国内发展现状
2.2.1 港台地区
我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由于受国外死亡教育活动影响较早,死亡教育发展较好。20世纪80年代初,已经开始推动善终服务活动等生死教育活动的香港地区,并将死亡相关的教育培训纳入大多数高等教育院校课程体系,使得民众一直具有较强的死亡质量意识[7]。引入死亡教育理念后的台湾地区,构建了有本土传统文化特色、以死亡教育为核心内容的生命教育体系,以临终关怀与生死相关议题为主题进行开展。目前,台湾地区共有4l所院校已经设立生死教育相关的多类课程[9]。
2.2.2 内陆地区
内陆地区由于民众普遍将死亡看作是避讳话题,因此针对死亡教育为数不多的相关研究中主要集中于对临终关怀的相关研究报道[9]。近年来随着癌症患者自杀事件频发,社会各界对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的关注逐渐增强;已逐渐有较多研究者开始对癌症患者开始了死亡教育需求、死亡态度等的调查分析研究以及结合安宁疗护开展干预措施的研究。生前预嘱[10]、安宁疗护逐渐成为研究的热点,也将促进死亡教育的发展。

3 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的影响因素

3.1 社会因素
虽然死亡教育作为安宁疗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国家卫生计生委制定下发了《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11],死亡教育广泛的社会支持仍然不足。受我国传统“重生忌死”文化和儒家思想影响,民众普遍存在重生避死的观念,缺乏对死亡教育的认同感,甚至普遍排斥,导致死亡教育从社会生活、家庭教育中基本缺失,严重阻碍了死亡教育的发展[12],加上“谈癌色变”的社会环境,民众对癌症缺乏正确的认知,对癌症患者开展死亡教育所面对的挑战比普通民众更大。
3.2 患方因素
3.2.1 心理因素
患者获知患病时往往会产生复杂的负性心理反应[12],惧怕肿瘤会夺走生命、愤恨肿瘤长在自己身上的不公平、感到悲观失望、陷入极度痛苦中等,严重者甚至出现心理休克。癌症患者最基本的心理变化是心境压抑、情绪变化多端、意志较薄弱,对周围的人、事、物表现得格外敏感[13]。如果贸然对患者进行死亡教育,可能会使患者产生严重的不良情绪,甚至演化为严重的心理问题,从而进一步影响机体的免疫功能,并妨碍治疗;甚至使患者产生厌世的心理,引发悲剧,同时也给其家庭和社会造成很大影响。
3.2.2 认知因素
受到重生避死传统观念的影响,人们对人生的认知只置于生上面,对死则采取回避态度。癌症患者对死亡的认知便是不吉利,也正是由于对死亡话题的回避,使人们对死亡恐惧更加严重,同时给死亡教育的发展增加了障碍[4]。现代西方的死亡教育开展的目的是帮助学习最大限度坦然地面对死亡,努力地寻求宗教式的灵魂和自我认识的超越。我国癌症患者的死亡教育应在帮助其建立合理死亡认知的基础上,由死始、以生终,重在生的价值,战胜死的恐惧,提高生存价值。
3.3 医务人员因素
3.3.1 心理因素
在对患者进行死亡教育问题上医务人员常有矛盾心理,害怕因破坏患者的希望影响其治疗依从性[14]。大部分癌症患者的自我防御心理系统往往能使患者很快从诊断初期的怀疑和愤怒中平静下来,积极配合医务人员的治疗和护理。研究发现,医务人员可采取措施增加患者心理弹性,使患者能够对治疗心存希望,帮助病人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去对待疾病[15]。而对患者开展死亡教育,则有可能影响患者治疗的积极性,甚至影响医患关系。
3.3.2 专业化教育和培训不足
医院的特殊性,使其成为与生死相关事件接触最直接的场所,医务人员即死亡教育责无旁贷的教育者、实施者和推广者[6]。我国的死亡教育目前仍处在起步探索阶段,尽管有部分院校率先开设了死亡教育课程,也仅限于死亡本质知识、临终关怀、死亡相关伦理、死亡文化等内容,但总体教学未形成系统化,内容泛化、简单零散[16]。专业化教育的不足使医务人员对死亡教育的知识储备存在不足,临床工作中针对医务人员的死亡教育专项培训较少,使得死亡教育实施缺乏动力。建议将死亡教育相关知识融入技能在岗前培训、任职教育、年度考核、继续教育等场景,必将促进癌症患者死亡教育发展。

4 干预措施

4.1 死亡教育计划
研究发现,适当设计的死亡教育计划可以降低癌症患者对死亡的恐惧程度,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死亡观,思考生死的真正意义,减轻临终患者的不安情绪[7]。希望和精神健康水平提高,作为增加乳腺癌患者的希望和精神福祉的手段[17]。特别是在癌症复发后,患者承受了更大的心理压力,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也明显增加。死亡教育可以帮助识别不同类型的恐惧和焦虑,音乐疗法、阅读疗法和艺术疗法可将夸大的恐惧降低到正常水平,可以帮助癌症患者更充分地度过余生;而和医务人员之间的良好沟通、温暖的信任关系有助于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18]。研究表明,采用基于生命意义的死亡教育,能够使得原发性肝癌晚期病人的消极情绪有效改善,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19]。医护人员应加强生死观的教育,引导晚期癌症病人对将要面临的死亡做好准备,对患者有计划地进行死亡教育,帮助其舒适有尊严地离开。
4.2 家属支持计划
癌症的发生不仅对患者的身心健康造成影响,同样对家属的情绪状态、整个家庭的生活质量也有严重的影响[20]。研究发现,患者住院治疗期间同时给予家属死亡教育,帮助他们适应患者的病情变化和死亡,使其能更好地照顾和支持晚期癌症患者[21]。对癌症家属的健康指导和心理支持,有效缓解其负性情绪及心理应激状态[22],帮助其树立科学的生死观,正确面对患者的疾病和现实,并且帮助患者注重生命的高质量,实现癌症患者进行死亡教育的意义[23]。日本的家庭临终关怀中开展死亡教育研究显示,提高患者及家属对死亡的接受度,能帮助患者及家属更好地度过患者生命最后的时间[23]。
4.3 医患互动平台
癌症患者由于治疗周期较长,病情普遍较重是较为特殊的一类群体,患者的心理负担更重,承受着身心双方面的困扰[25];医患双方增加互动交流,可以有效减轻癌症患者的心理压力[26]。死亡教育作为较敏感的话题,更需要医患双方建立在良好的信任的基础上;同时通过开展死亡教育对患者进行全方位支持,也能够提高患者对医护人员的信赖。研究发现,通过医患互动微信平台的方式对患者进行死亡教育,能有效改善癌症患者的负面情绪和死亡态度,提高患者生活质量[27]。
4.4 死亡教育课程培训
医务人员是死亡教育的先行者和推广者,而护士则作为接触癌症患者最久、提供服务最多的人群,应该更多地给予患者人文关怀,关爱和尊重患者[28]。研究表明,死亡教育培训能使护理人员对癌症晚期临终患者的态度有效改善,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正向改变,在临床真正开展临终关怀得到助益,并且促进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的发展[29]。死亡教育课程内容体系系统性的构建,从医学生开始了解死亡相关问题,协助其正确认识和面对自我和他人之死,得到死亡相关能力的训练,以更科学健康的心态安排和处理疾病和死亡等问题,更好地适应医、护工作岗位,为下一步的死亡教育课程标准的制定提供借鉴和指导[30]。研究指出,癌症患者死亡教育培训可以作为临床护士为成人癌症患者提供高质量护理的指南[31]。

5 小结

国外的死亡教育是从小学开始,构建了系统完整的教育体系,并且由于宗教信仰的关系,癌症患者对死亡的态度更坦然。国内近年来随着对生命教育的重视,无论在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方面均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是由于长期存在死亡禁忌,对死亡的回避和恐惧导致死亡教育发展受阻;多数关于癌症患者死亡教育的研究停留在对医务人员和患者死亡态度的调查及癌症患者对死亡教育的需求,且已有少数针对癌症患者死亡教育干预方法和医学生死亡教育课程设计。未来我国研究者可基于我国的社会文化背景,借鉴国外死亡教育的发展模式,不仅充分发挥政府和社会资源,以及学校教育资源,针对普通人和医学专业人员分普及教育和专业教育,达到死亡教育真正目的:向死而生、让人认识生命、珍惜生命及敬畏生命;将死亡教育纳入医务人员入职培训、继续教育项目,丰富培训形式,探索如何促进癌症患者死亡教育进一步发展,以达到生有质量、死有尊严,使癌症患者的生命虽有时限、价值无限,无憾舒适地离去。

参考文献
[1] Gilligan T,Coyle N,Frankel R M,et al.Patient-Clinician Communication: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Consensus Guideline[J].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2017,73(31):O2017752311.
[2] Zabora J,Brintzenhofeszoc K,Curbow B,et al.The prevalenc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by cancer site[J].Psychooncology,2001,10(1):19-28.
[3] 杨巧菊主编.护理学基础[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6.
[4] 迟西琴,迟品伟.论死亡教育中的死亡认知原则导向问题[J].医学与哲学(A),2016,37(8):77-80.
[5] Menyah E,Bohra P.Call for integrated approach to death education in UK medical schools[J].Medical Teacher,2015,38(6):1.
[6] 罗羽,张慧兰.国内外死亡教育发展现状分析与展望[J].护理管理杂志,2018,18(03):175-179.
[7] Kim B R,Cho O H,Yoo Y S.The effects of Dying Well Education Program on Korean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J].Applied Nursing Research Anr,2016,30:61-66.
[8] Wong W Y.The Concept of Death and the Growth of Death Awareness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in Hong Kong.[J].Omega,2017,74(3):304-328.
[9] 王健.生命教育融入高校思政理论课教学的探索[J].高校辅导员学刊,2014,3:44-48.
[10] 姚惠芳,刘永彪,顾小燕,等.肺癌病人生前预嘱的认知及行为调查[J].护理研究,2020,34(7):1176-1180.
[11] 刘世晴,吴金凤,林振平,等.江苏省33所医养结合机构安宁疗护现状研究[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8,32(3):7-10.
[12] 张慧兰,王丹,罗羽.国内外死亡教育发展的分析与思考[J].护理学报,2015,22(11):29-32.
[13] 姜永亲著强万敏.肿瘤护理学[M].天津: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2016.
[14] Prod Homme C,Jacquemin D,Touzet L,et al.Barriers to end-of-life discussions among hematologists:A qualitative study[J].Palliative Medicine,2018,32(5):1021-1029.
[15] 陈琳琳,周娜,黄旭倩,等.希望水平在中年癌症病人心理弹性与应对方式之间的中介效应[J].护理研究,2019,33(8):1305-1308.
[16] Kastbom L,Milberg A,Karlsson M.A good death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alliative cancer patients[J].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2017,25(3):933-939.
[17] 安碧,吴婷容.晚期肿瘤患者临终死亡教育的效果观察[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6,13(12):49-50.
[18] Deeken A.[Death education as a way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cancer patients after a relapse][J].Gan to Kagaku Ryoho Cancer & Chemotherapy,1995,22 (Suppl 1):22.
[19] 周晓丰,魏攀.基于生命意义的死亡教育在原发性肝癌病人晚期护理中的应用价值[J].护理研究,2019,33(5):893-896.
[20] 蒋晓睿,周庆.死亡教育对晚期癌症患者家属心理状况的影响[J].西南国防医药,2016,26(11):1290-1292.
[21] 李永红,王彦哲,高晓霞,等.死亡教育对晚期癌症患者家属生活质量的影响[J].重庆医学,2017,46(13):1812-1814.
[22] 余彩玲,孙强,蔡晓清.死亡教育联合人文护理对晚期癌症患者家属心理状态的影响[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9,25(4):504-508.DOI:10.3760/cma.j.issn.1674-2907.2019.04.028.
[23] 李永红,王彦哲,高晓霞,等.死亡教育对晚期癌症患者家属生活质量的影响[J].重庆医学,2017,46(13):1812-1814.
[24] Kawagoe H,Kawagoe K.Death education in home hospice care in Japan.[J].Journal of Palliative Care,2000,16(3):37-45.
[25] 刘生敏,陈丽萍,万学英,等.肺癌患者化疗期间睡眠障碍影响因素的质性研究[J].当代护士(上旬刊),2020,27(5):1-4.
[26] 杨微微,李亚玲,袁杰,等.基于癌症患者视角的医患沟通模式研究进展[J].中国医学伦理学,2020,33(2):204-209.
[27] 林琴,唐丽娟,林鸿珍.医患互动微信平台对晚期胃癌患者死亡教育效果的影响[J].慢性病学杂志,2020,21(1):35-37.
[28] 任晓华,关琼瑶,秦亚辉.云南省某肿瘤专科医院宫颈癌患者生活质量的现状调查[J].当代护士(上旬刊),2020,27(5):5-8.
[29] 唐鲁,周玲君,李玉香,等.《死亡教育》护士继续教育课程方案构建的研究[J].护理学报,2015,22(14):1-7.
[30] 张慧兰,王丹,罗羽.军医大学医学生死亡教育课程内容体系的构建研究[J].护理学杂志,2016,31(21):63-67.
[31] Zhao S X,Qiang W M,Zheng X N,et al.Development of death education training content for adult cancer patients:A mixed methods study[J].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2018,27(23-24):4400-4410.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SD-WAN mpls